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课堂设计 >
《三体》中“技术爆炸”现实中可行吗?诺奖得主保罗.罗默如是说
发布时间:2019-03-23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还记得刘慈欣科幻小说《三体》的“技术爆炸”吗?一个文明发现了另一个远胜自己且有侵略意图的文明的存在,求生欲激励下,原本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才能实现的科技成果被浓缩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完成,技术“大爆炸”,科技成果遍地开花。

  “技术爆炸”只存在小说里吗?现实中,日本明治维新、中国改革开放等历史奇迹,都是通过“技术爆炸”带动生产力的发展,实现历史性跨越。

  何曾有人想过,技术是怎么样爆炸的呢?是历史的偶然还是有内生性的必然呢?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罗默(Paul Romer)1986年提出了“内生经济增长理论”,并在随后数十年不断丰富该理论。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保罗.罗默和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

  罗默的获奖理由是“将技术创新纳入长期宏观经济分析”,“展示了知识作为长期经济的驱动力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并催生了大量鼓励创新和长期繁荣的法规政策的新研究”。

  技术爆炸的秘诀

  罗默1986年发表的论文《收益递增和长期增长》以及1990年发表的《内生技术进步》,建构起他的“内生增长理论”体系。

  传统的经济学理论认为技术是“外生”的,是随机的,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但罗默的开创性就在于,他认为技术是内生的,在完全竞争环境中,人均产出可以在速率递增的状态下无限增长,投资率和资本收益率亦可以在资本存量增加时不断增长。

  内生增长模型建立在三个前提之下:第一,技术变革是增长的核心;第二,技术变革源于受市场激励推动的有意识的投资行为,是内生因素而非外生因素;第三,技术既不是传统商品,也不是公共物品。技术进步是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投资行为引起的,这进一步推动了内生经济增长理论的发展。

  1995年,罗默接受美国《福布斯》杂志副刊《ASAP》采访时,就以勘探金矿打比方,“如果你只是单独一人,发现金矿的机会是如此之小,以至于真的找到金矿的话也会被看成是完全的意外发现。但如果一万人出动找金矿的话,那找到金矿的机会将大大的提高。若是把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就可以看到不论是找金矿还是开发技术,都是个我们为其付出多少努力的函数。”

  罗默认为,某些特定的技术突破或许是随机出现的,但技术全面的增加是与我们为其贡献的资源成比例的。一旦有了规模的投入,“技术大爆炸”成为可能,推动经济的持续增长。

  国别间的“技术竞备”

  罗默的理论揭示了经济发展与科技投入的奥秘,从政策角度看就需要政府对科研、教育增加投入,从而保证有足够的知识被生产出来。

  在此框架下,政府的“有形之手”对市场的重要性就显而易见。例如,研发部门的社会收益和研发者的私人收益并不一致。为鼓励研发,就要尽可能消除私人收益和社会收益之间的差值,引入专利、版权等激励专业与创新。

  在《国富论》的开篇,亚当?斯密就曾用制针厂的例子说明分工和专业的重要性。专业化可以导致规模报酬,那么国与国之间基于专业化进行贸易,就有造就各国共同繁荣,这一观点为从国际贸易理论去思考增长问题奠定了基础。

  罗默曾以日本、印度、美国为例,讨论落后国家追赶发达国家的路径。1960至1990年之间,美国人均GNP增长率为2.1%,日本从人均GNP只占美国的1/3,以年平均5.8%的速率追赶,而印度开始只占美国的1/15,却仅以1.5%的速率增长。日本越追越近,而印度却落得更远。

  日本增长如此快在于其起点低,可复制发达国家的工业化经验。为什么印度没能高速增长?罗默归因为:贫穷国家缺乏创意,而日本在获取外来创意和全面参与世界市场的信仰方面非常坚定,而印度却竭力追求自给自足的信念。但要指出的视,对于领先国家,其经济增长不能仅仅依靠接受和运用其它国家形成的创意或发明,而应更多地考虑提供激励以开发自己国家的创意产品。

  中国如何推进“技术爆炸”

  人口学家梁建章就曾归纳罗默的理论对中国的启发,包括保障科学家和企业家在知识和资本方面的产权,使得他们有创新创业的利润动能;善于利用创新的规模优势,市场规模越大,不仅生产和服务成本会越低,而且创新研发的成本也越低;深化开放,开放全球商品交流、资金交流、信息交流和人员交流。

  罗默的理论也解释了中国改革开放四十余年经济腾飞的原因。随着国门逐渐打开,科教兴国战略的推行,市场经济的崛起,大批外国投资引入,大量高学历的人才被迅速吸收到生产体系中,大幅度地提高生产率。

  罗默就曾称赞中国的改革开放对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当历史学家回顾我们生活过的这个时代的时候,最重要的一个变化就是中国决定要改革开放。这是一个国家如何能够把控经济增长的一个非常乐观的例子。”

  新经济周期来临,环球风云变幻。中国经济正处在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能的关键时期。罗默认为,经济周期仅是围绕着经济长期增长趋势的小幅波动,探索发现新知识和新思想的过程才能使一国经济持续增长。

  从罗默的理论出发,国家经济政策应聚焦长远增长,建立科学完善的治理机制,加大对科学研究和人力资源的补贴和服务,以“技术爆炸”抗衡经济周期下增长乏力。这是罗默对全球陷入新经济周期焦虑的理性回应,也是他获得诺贝尔奖的原因。

  具体到当下中国经济转换新动能,诺贝尔经济奖得主保罗.罗默有何建议呢?国内新兴产业蓬勃发展,“技术爆炸”将在哪些领域发生?不妨莅临“2019(横琴)经济发展与创新大会暨第九届诺奖得主中国行”活动现场,倾听罗默、知名经济学家、企业精英的交锋。

  参考文献:

  《保罗.罗默的经济增长新动力源》,孙岚,《改革与理论》,1999-03-15

  《保罗.罗默的学术思想和政策启示》,郑联盛、李欣格、于臻谞,《金融博览》,2018-11-08

  《保罗.罗默对新增长理论的贡献》,张建华、刘仁军,《经济学动态》,2004-02-18

  《2018 年度诺贝尔经济科学奖得主的贡献简评》,段宏波、蔡宗武

  《保罗.罗默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对中国的启示》,梁建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