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课堂设计 >
童哲:网络时代的大学精神
发布时间:2019-06-11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中国民间最高端的物理补习班

那么在去年的7月份,我上过这样一个中国民间培训界最高端的补习班:我们把整个本科物理的所有专业课,以及研究生的一些基础课串讲了一遍。

我们在这个班上都做些什么呢?事实上我们在一起玩街机,我们在一起打球。当时我们只玩了一次街机,只打了一次球,剩下所有的时间我们都在以这种方式学习。刚才胡校长说,谁用的屏幕最大,谁可能年纪就越大。所以我当时就很忐忑,因为在那34天里,我们所有人一直在用这样一块非常大的屏幕,然后我在屏幕底下说:这个定理其实很简单,那个现象其实很有意思。

那么我们是如何在34天里边把这样的知识点串讲一遍的呢?事实上这源于我过去在北京大学,然后港科大交换,以及在法国巴黎高师学习的时候总结出来一些经验体会。

可能我要班门弄斧一下,应该很多同学都听说过行列式,线性代数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定理,是说A和B两个矩阵,它们乘积变成一个新的矩阵,对吧?那么乘积矩阵行列式是等于原来两个矩阵行列式的乘积,这个定理的证明是非常严谨的,大家可以用行列式的定义,各种逆叙述,然后这样导一导,然后各种求一下。

但事实上在我们这样的一个班上,我们是以这种方式先让大家理解之后再去证明的:我们说行列式其实是一个非常有物理形象意义的这么一个概念,行列式描述一个矩阵,矩阵代表一个线性变化,那么行列式就是线性变化的时候,两个体积微圆的体积比,也就是有点像放大率。那么这就好像你有两个投资,一个A和一个B,那么投资A可以把一块钱变成三块钱,投资B可以把一块钱变成五块钱。那么你连续使用两个投资的话,你就能把一块钱先变成三块钱,再把三块钱的每一块变成五块钱,也是就变成十五块钱。所以线性代数中这么一个定理,非常重要的核心定理就变得非常简洁明了,这就是我们在课上试图为大家传递的一种好玩的入门方式,当然还免不了进行严谨的证明。

那么在这34天,我们都很努力地学完了所有的课程,一开始我们班有13位同学参加,34天结束完以后,上到广义相对论、量子场论以后,还有13位同学,没有一个同学掉队。那我们的上课方式,其实除了课堂部分,大家注意看屏幕,背后还有一个非常神奇的摄像机,正如我们今天的会场有一台摄像机一样,这才是我认为我的事业的一个重点,就是把我们的课程免费地、无门槛地放到网上,这就是万门大学做的事。而我们在那一个月中,从高数、线性代数、数学物理方法、量子力学、统计力学、电动力学等等,一直上完了所有的内容,最后大家都毕业了。这就是我们做的事情。

从北大到巴黎高师,到万门大学

可能大家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有人会想做一个网络大学?

当然到目前为止这都是打引号的一个大学,同时我的外号也是校长。那么这看起来是一件非常蚍蝣撼树的事情,因为一来我没有资源,二来我也没有伙伴,三来我可能不知道应该怎样去构建一个大学,即使我有这么一个当老师的梦想。

其实故事都要从最开始的时候说起,那时候我在法国巴黎高师的宿舍里面,我自己录了一段统计物理的一个内容:商与相变,然后放到网上,挺多人在底下点赞分享,说能不能再多录一点。于是我就觉得可能这是一个契机,我可以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贡献。经过了非常长久的思考,我觉得时机成熟了。

其实,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异于从前的一个时代,这个时代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工具,有非常特殊的一系列的平台就是优酷、youtube、56网、爱奇艺等等视频的基站。

05年的时候,世界第一个这样大规模的视频基站——youtube刚刚诞生。所有人都不知道在这样一个视频基站下能孕育什么样的产品。这就好像一百年前,电话刚刚诞生,所有人都不知道电话会如何深远地改变人类的文明。那么在一百年以前,纽约市的市长,为一百年后的未来做了一个预测,因为他觉得电话的影响必然是非常深远的。他果断地预测,一百年以后全世界范围内的每一座城市都将拥有一部电话。事实上呢?可能大家人手一机,有的人还一卡双号,甚至我们上课的还一直发微信——当然这不是值得鼓励的。就是说电话已经完全超乎过去人们的想象,确实是这样的。人类的文明的每一步都是由当时最有前瞻性的人推动的,互联网上就汇集了这么一批非常顶尖的科学家,非常顶尖的商人。

确实,youtube诞生以后,两年后发生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事件——可汗学院诞生了。可汗学院是哈佛的学生可汗创办的,他凭着一己之力,录了大量的五到十分钟的视频放到网上,让所有人免费地观看。那么他的课程内容更多的是中小学课程。而我们欣喜地看到2011年的时候,Coursera也诞生了,Coursera更像是一个官方的学术平台,由斯坦福大学的几位教授牵头,把世界上最知名的课堂免费地、无门槛地搬到网上。而事实上国内也有很多这样的非常有意义的平台,例如说网易公开课,以及self论坛,以及万门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