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件通知 >
陈一舟激辩王峰十问 我只是不想打一定会死的硬仗!
发布时间:2019-09-10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天极网IT新闻频道】11月17日晚间,因人人网出售而重新回归大众视野中心的人人公司董事长兼CEO陈一舟,与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对话,“王峰十问”再启新篇。

  整个对话过程,先后提及最初创意思路,人人网当年出售幕后消息,陈一舟本人对社交产品、人工智能、区块链等行业的最新思考,以及陈一舟与腾讯、微博的爱恨情仇。

  本文用现场实录方式,将当晚发生的干货言论直接呈现给读者。

  陈一舟:“我觉得,腰上别着足够的子弹先活着,比打仗打到死重要,特别是要避免知道一定有一死的战斗。”

  对话时间:2018年11月16日21:00~23:30

  微信社群:王峰十问智库群

陈一舟激辩王峰十问 我只是不想打一定会死的硬仗!

  对话嘉宾:

  陈一舟:人人公司董事长兼CEO。创立人人之前,曾是中国第一代社交媒体、1999年中国访问量最大的网站之一ChinaRen.com的共同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获得特拉华大学物理学学士、麻省理工学院工程学硕士和斯坦福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王峰:火星财经发起人、共识实验室创办人、极客帮创投合伙人、蓝港互动集团董事长。

  【以下为整理后的现场实录原文】

  王峰:Hi,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火星财经“王峰十问”的第二十六期——“老友记”番外篇。本期“王峰十问”增加了新玩法,邀请我的老朋友们做客“王峰十问”,侃侃大山,聊聊闲天,好不惬意。今天的这位嘉宾,是人人公司董事长兼CEO陈一舟。

陈一舟激辩王峰十问 我只是不想打一定会死的硬仗!

  先让我们看一看陈一舟的经历:

  1987年考入武汉大学物理系;1993年进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系学习,获MIT硕士学位;

  1995年,进入美国阿尔泰克公司(Altec)工作,主管北亚地区事务;

  1997年,进入斯坦福大学攻读MBA及电机工程双硕士学位;

  1999年与斯坦福大学校友周云帆、杨宁共同创办ChinaRen公司,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ChinaRen 2000年被搜狐收购后,陈一舟任SOHU副总裁;2002年创办千橡互动集团出任董事长兼CEO;

  2011年5月5日,人人公司正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

  我来抖一抖陈一舟的料吧,它是海归回国创业的第一批人,当年去清华大学的学生宿舍破门而入,招到的员工中就有今天搜狗的CEO王小川;美团王兴最早的生意卖给了陈一舟;人人网上市融资了将近8亿美金,创下了当时单笔融资记录;曾经红极一时校友录和猫扑网,历史上是陈一舟旗下的。

  俗话说,老友相见,分外开心。我和一舟最早是2000年认识的,想起来都有快20年。十年一觉青春梦。我和一舟的交情,应该算得上两代青春了吧。他人挺胖的,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那么胖,反正很久不见了。

  就在前天,一则人人网被低价卖身的新闻,把一舟再次推到聚光灯前。曾经拥有近百亿美金市值的人人网,被6000万美元对价卖掉,引发了80、90后集体对对青春、对web 2.0时代的追忆。有人说,这几年来一直在追赶各种风口的一舟,早已忘掉做SNS社区的初衷,也根本不在乎人人网了。作为同为多年的创业者,也是彼此心照不宣的老朋友,创业之各种滋味我都特别理解。

陈一舟激辩王峰十问 我只是不想打一定会死的硬仗!

  或许一舟心中还有解不开的结,也有说不完的委屈,不如在今天的“王峰十问”老友记番外篇里一吐为快。毕竟,为朋友就该两肋插刀。陈一舟现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正值早上六点,旭日初升。下面,就开始咱们今天的“王峰十问”,作为迎接这美好新一天的开始吧。

  出售人人网的幕后真相

  王峰:第一问,三个月前你发了一封公开信,说人人网的未来是年轻人的事儿。我没弄明白,三个月后的今天,你果然把人人网社交平台业务相关资产卖给王乐了。曾几何时,如果不算QQ空间,人人网曾是中国最大的实SNS,2011年,人人网赴美上市,市值一度超过79亿美元,按当时市值排名计算,是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

  网上有人说,陈一舟卖人人网,也是在做双11清仓啊。也有人说,陈一舟玩不下去了,现在总算找到了接盘侠(笑哭),哈哈,这帮人真损啊。很多人想看陈一舟的笑话,戏谑,尖刻。

  陈一舟:其实据我了解的人人用户,绝大部分对人人都是充满感激,我们投资的好几家公司的CEO都是人人曾经的忠实用户,连老婆都是人人上找到的。

  在中国当企业家,要有基本的心理承受能力承受失败。成功的时候,群众会过分抬举你;失败的时候,大家会看你笑话。

  做人人网,包括以前做ChinaRen,如果事情没有成功,所承受的压力甚至会比一般型的企业多,因为这个产品是一个群众性的虚拟精神消费产品,用户在某一段时间对其依赖性非常强,会觉得它很了不起,你的累计用户群数量会比你自身代表的商业价值高很多。

  作个比喻:一个部落的战士在一片神奇的土地找到一种遍地生长的槟榔,曾经乐此不疲的嚼了好几年。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又发现并迷上了一种新的烟草,就集体不嚼槟榔了。卖槟榔的小贩说,你们好久都不来光顾我的槟榔店了,我准备撤了。战士们一听,那咋行,我们回来了。

  结果他们一人一口嚼起曾经非常陶醉的槟榔,但发现完全不是他们记忆中的味道,他们纷纷把槟榔渣吐在地上,骂骂咧咧的一走了之,还是继续回去抽他们的大烟去了。

  这些战士,是曾经在人人网上、但现在驻留在微信上的互联网用户,槟榔是各种他们曾经着迷过的各种互联网社区,而我是那个可怜的小贩。不是槟榔不好吃,而是客户的口味变了。

  槟榔小摊能否变成烟草大户?人家是个烟草大厂,厂长还非常勤奋天天督促改进产品,你个跨界的槟榔小厂凭啥什么取而代之。

  王峰:作为同为多年的创业者,我了解各种滋味,说实话,我用这样的方式来跟你做对话开头,你心里有没有不爽?话说回来,严肃地说,为什么做这个决定?是基于什么的考虑?有没有不为人知的幕后真相?